新财富闹剧休矣!卖方评选待净化

  后新财富时代路向何方?

  此前新财富饱受诟病,但却年复一年上演,本质上还是掐中了券商研究所“派点 新财富”的盈利模式。新财富的猝死也提醒证券市场参与者,如何办好一项卖方评选,既公平又有参考价值,是一项颇费思量的工作。

  方正证券马军团队的一场酒局,意外引发了“新财富”江湖的一场地震,诸多券商也宣布退出新财富,新财富评选正式画上了句号。

  作为这场龙卷风的中心,方正证券(601901,股吧)马军团队,在“酒局拥抱门”事发后也遭到了方正证券的内部批评。平心而论,马军团队在业内口碑不错。2016年以来,马军团队先后挖掘了中国联通、中兴通讯等电子通信板块的牛股,买方基金经理中不乏马军的拥趸。作为一个非财经大学锅炉专业的毕业生,马军半路出家,在“清北遍地走,学霸多如狗”的卖方研究领域内闯出一番天地,颇具传奇色彩。据笔者了解,马军还是回族,据传调研期间一旦遇上“功课”,还会在现场做功课。而另一位当事人廖蕾,家境贫寒,一番努力得以考上清华大学,也很不容易。

  新财富由来已久,期间弊端丛生,举办方也曾推行过几次改革。例如针对国内机构投资者中小私募为主的结构以及机构散户化的风格,2017年新财富大幅抬高参选门槛,据闻参评规模提高到7亿元,同时加大保险资金等大机构的权重。就在这次“酒局门”上,尽管与廖蕾亲密接触的男性称自己是小私募,并无参评资质来撇清拉票传闻,但有自媒体爆料称,酒桌上的另一位男士是某大保险公司的投资总监,票数多、权重大,也是卖方拉拢的重点对象。此外,还有更多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譬如新财富投票季总在三季度,更进一步助长了研究短期化的缺陷。

  凭借这个奖项,某些财经媒体获益颇丰。除了围绕奖项举办会展外,借此拉近与金融机构的关系,从中琢磨出不少盈利模式,某家国家级大媒体下的两家子媒体更是闹出了各搞一出的闹剧。归根结底,这是一个“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游戏。

  作为国内卖方评选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奖项,新财富的影响力不可谓不大。每逢投票季,拉票、拜票屡禁不止;结果公开后,得奖研究员要么加薪升职,要么跳槽高就,评奖结果也成了获奖者的“杀手锏”。纵然研究员厌倦参选,来自研究所、领导的压力也会让你不便推脱;对买方来说,由于新财富规模门槛高,不少私募会将参评资质作为噱头(2017年参评私募不足千家,而全国证券类私募在万家以上)来蛊惑小投资人,进而作为变相推荐产品的手段。

  其实卖方评选在国外也存在已久,已经有了多种多样的评选,诸如汤森路透的StarMine等。新一代的评选方式引入了量化理念,摒弃了研究员拉票、买方投票带来的主观干扰。此外,笔者还注意到,国内的一些新锐投研APP也可供研究员自建投资组合,用组合表现来说话,也更具参考价值。

文/惠凯

  尽管有诸般毛病,新财富等奖项还能越做越大,核心在于精准地掐中了卖方研究的“命门”——据笔者与多位卖方沟通得知,券商研究所的业绩考核来自于两点:派点 新财富,就新财富来说,尚未得奖的团队要求积极参与、争取上榜,已获奖的团队则至少保持排名不下滑。类似长江证券(000783,股吧)这类传统业务不显著,唯独研究业务表现出色的券商,对新财富的认可度更高,研究所还培养出了公司总裁。尽管如此,几乎所有券商研究所也难以自负盈亏,经济的不独立反过来又强化了对新财富的依赖。换言之,没了新财富,也还会有水晶球、金牛等奖项。

  行文至此,卖方评选是否就应该一棒子打死了呢?非也。对新入行的投资者而言,如何筛选可靠的研究员,保险、社保等资金如何选拔投资经理,都需要卖方评选。无论券商爱恨,这都是一项刚需。争议之处无非是选拔方式,以及如何在短期与长期、服务与研究之间取得最大公约数,这很不容易。

  事实上,今年的新财富评选已早有异兆。2017年的新财富是在国庆前评选结果出炉、投票规则下发更早,而今年9月下旬才投票结束,早在7月就有不少卖方纳闷:今年新财富到底办不办?此外,笔者了解到,少数大型研究所早已经“腻歪”了新财富评选,譬如中金公司就向来不以新财富定业绩,今年初就确定不参评新财富了。

  卖方是一个拼汗水、拼智商的行业,因为一场酒局和莫须有的“拥抱”,不仅被取消新财富评选,还吃了一个内部处罚,当事人的愤懑可想而知。不过这次板子最终打在新财富身上,倒是顺了很多卖方的心意。“坚决拥护监管!”,“卖方回归研究,不以服务为中心,挺好的”,笔者身边不少卖方如是说。

  新财富评选闹剧暂停


Powered by 金沙贵宾会手机版()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18 美白保湿 版权所有